各个墙头反复横跳,花心又恋旧。

/MEM WHW
哈蛋哈 绿虫绿 德哈德
酒茨酒 STONY 伏哈伏
ECE 狼队狼 双豹
味音痴 天使夜
忍迹 白狄 曦澄/

/自割腿肉小文手,不撕逼爱文明/
/HE狂热爱好者,套路玩梗狗血流/

高考淡圈

【混同脑洞】关于出轨

跟着妈妈看情动八点,一个莫名其妙的脑洞/趴。OOC傻白甜,多CP/EC,盾铁,锤基,狼队,福华,ME,夜天使,蝙超/注意避雷。

————————

“我不知道。”查尔斯说,“我觉得我不会,不过也不一定。如果艾瑞克再继续穿他那些噩梦一样的紫红色的高领毛衣的话,我发誓我会的,我会去找一个至少不会在轮到他做饭的时候故意弄弯锅铲的情人过来。”

“而且,”查尔斯继续欢快的说,“如果我想有一个情人,我就能有一个,艾瑞克都不能发现他的存在。说不定连那个情人本人都不会认识我。我可以每天换一个。”

查尔斯指了指自己太阳穴。

圆沙发上坐着的男人们发出了然的声音。查尔斯旁边的托尼夸张地挑起眉叫道:“老贾?我需要这样的能力。多久我们的科学人员能研制出获得这种能力的药剂?”

“目前明面上有十八个国家、暗中有六十四个国家进行过变种人能力提取或消减的实验,迄今成功率为0,最接近的案例中实验对象获得变种能力二十四小时以后死亡。据计算,大概两百三十五年后我们有可能……”

“好了好了,感谢配合,老贾。”

“有可能研制出该药剂。另外,Sir,您出轨而队长不发现的可能性为百分之五十五,但您主动暗示或告知的可能性为百分之九十二。不用谢,Sir。”

“老贾,静音。”

四座哄笑。钢铁侠厚着脸皮耸了耸肩。“至少不被发现的可能性过半了,对吧?”

“就算你运气好没被发现,你也会主动告诉罗杰斯,内疚心理,还是这是你们的情趣,Angry Sex,斯塔克?”洛基挑衅的说,“至于出轨,又不是说我没试过。索尔什么都不知道。不过那些人都没什么意思,玩不了多久。”

“是是是,那些人都比你哥差远了。”托尼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下一个谁说?”

“我们真的有顺序这东西吗?”

“没有。”

一时沉默。X教授左右看了看,点名。“斯科特,你来说。”

在别人面前谈论这种话题,X战警的小队长显得有些不自在。“谈不上出轨,我和罗根……如果我跟什么别的人待在一起过,罗根都能闻出来。性别、年龄、什么时候沾上的气味,之类。他一般不怎么在意这些。当然,我也没试过。”

“说起这个,”作为这里唯二的普通人,军医抱怨道,“你们有人试过对夏洛克撒谎吗?更别说出轨。他会在你刚刚有这个念头的时候根据你手敲打的节奏或者眼睛看向墙的位置或者别的什么,就看出你想要去的酒吧在哪装修怎样今晚客人多不多,想约的姑娘是红发B罩杯钓过几个男人初夜几岁,以及你是准备用口还是真刀真枪的上。他会刻薄的把你上上下下揭露一遍,最后说,当然啦没关系我一点也不在乎你出去找点乐子,早上回来的时候记得带点牛奶家里没有了。我还能说什么?”

作为另一个在场的普通人,爱德华多同情的拍拍约翰的背。“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感到安慰一点。不过,马克基本上会监控我的所有电子产品,我如果想背着他约姑娘只可能用上世纪的传统方法,即使是在饭店订座位,而且那家饭店的订座系统还不能联网。另外我得小偷小摸的躲避所有狗仔,拜我们多年前那场官司和前阵子马克高调的求婚所赐,狗仔对我的兴趣还没消,一旦被他们发现,全世界都会知道我出轨。然后那姑娘就惨了,她这辈子可能都会变成一个互联网绝缘体。”

爱德华多顿了顿,声音放小。“而且,如果我出轨了,马克会直接从Facebook跑过来,摆出他最冷漠最难过的脸问我是不是还没原谅他,然后就盯着我。我们很快会吵起来,吵着吵着马克就会说一些很讨厌的句子,然后他会突然住嘴抱住我,说他需要冷静一下,不能像当年一样。我受不了他那种又委屈又愤怒的眼神。就跟踢了一脚没长大的奶猫一样,你知道吗。”

“你这是在秀恩爱。”

“难道你们刚刚不是?”爱德华多歪着头反问。

“……好吧。”

“沃伦,你来。”还是X教授。

天使长左右看了看,无所谓的往后一瘫。“我可以随便玩。科特不会怀疑我,只要我不告诉他,他就不会知道。就算知道,他也不会来管我。”

“那你怎么不出轨?”

“我为什么要出轨?我们感情很好,性生活美满,而且不是谁都把你当上帝的代言一样信仰的。要做到抛弃自己像小狗一样可怜兮兮的基督徒男友出轨得先抛弃掉自己的人性,倒不是说我就有了,只不过好歹我背后还长着双翅膀。”

“你还不就是招架不住他。又不是所有上帝的信徒都能操到天使。”洛基拆穿道,看了一眼四周,“喂,小记者,你是最后一个。”

睡得迷迷糊糊的氪星人猛地惊醒。

“出轨?那不是布鲁斯负责的部分吗?”

评论(28)

热度(44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