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个墙头反复横跳,花心又恋旧。

/MEM WHW
哈蛋哈 绿虫绿 德哈德
酒茨酒 STONY 伏哈伏
ECE 狼队狼 双豹
味音痴 天使夜
忍迹 白狄 曦澄/

/自割腿肉小文手,不撕逼爱文明/
/HE狂热爱好者,套路玩梗狗血流/

高考淡圈

【TSN/ME无差/甜饼】你不能去霍格沃茨(当然要去!)/巫师!花朵&麻瓜!马克

旧文,送给朋友的小甜饼 @沉迷甜饼 ,年龄操作有,傻白甜,一定程度ooc,HP设定,青梅竹马AU/_(:з」∠)_

1.
    “你不应该去。”Mark说道。

Eduardo大大的斑比眼飞快地眨了几下。

“可是,”他为难地说,“所有收到信的人都会去的。”

“除了你。”Mark斩钉截铁。十一岁的小男孩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卷毛,小大人似的双手抱胸,圆溜溜的钴蓝色眼睛认真的盯着Eduardo。

“不,不,包括我。”Eduardo伸出一只小小的食指在Mark眼前左右晃了晃。

Mark面无表情的看着他。Eduardo和他对视半晌,败下阵来。

“好吧,Mark,你知道的。我哥哥都收到过信,大哥是五年前,二哥是前年。他们说那里很好玩——”

“在多格沃茨(Dog-warts)魔法学院?”Mark嗤笑了一声。

“是霍格沃茨(Hogwarts),Mark!我知道你是故意读错的,这很不礼貌。还有打断别人说话也是。听我讲,行吗?”

Mark撇了撇嘴,没说话。

“霍格沃茨所有东西都有魔法。会动的相框,Mark!喜欢捣乱的幽灵到处乱窜,隐形衣和怪味糖,独角兽,或者什么别的。那里的课程肯定比我们现在学的有意思,我可以学怎么样念咒语,你想,我拿着魔杖,‘嘛哩嘛哩哄’,梆!你的外卖就到家啦!”

“我才不要。”Mark冷淡地瞥着眼前比自己高上半头的棕发男孩,“你可以去帮我拿外卖。”

“懒虫。”

“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Wardo,你不应该去。”Mark固执地重复道,“你不应该去。”

Eduardo有点生气了。男孩子皱起了眉:“我才不听你的,Zuckerberg小笨蛋。我收到了信,猫头鹰送过来的,就在今天早上,所以当然我应该去。”

“你不应该去。”

“为什么?”

“因为我没有收到。”

Eduardo停住了。他睁着他幼鹿一样的眼睛打量自己最好的朋友:“我知道啊。我们不是以前就说过这个吗?你的——”

“我的父母都是麻瓜,我的两个姐姐也没有一个收到信,我所有的亲戚朋友都不相信巫师的存在我可能也不会信直到我认识了你,所以我能成为巫师的可能性不会大于百分之五,而上个月我的十一岁生日没有收到信证明了我属于那另外的百分之九十五。是的,我知道。”Mark一口气说完,收紧了尖尖的下巴,皱了皱自己的脸。

“而Saverin家所有人都是巫师。”

Mark点点头。

Eduardo有点不知所措。他扯了扯自己的小背带,犹豫了一会开口道。

“我不知道。我刚认识你的时候我就告诉你了,十一岁我会去霍格沃茨。我以为……你当时看起来不是很在意。”

“我需要你。”

Mark看上去很认真。

小巫师实打实的被吓到了。他嘟着嘴想了一会,决定把母亲当初安慰他的话拿来安慰自己的好朋友。

“Mark,看着我,”他学着母亲的样子睁大了眼睛,蜜糖色的眼睛忽闪忽闪,“没关系的。我放假就会回来,几个月而已,而且你还可以给我写信。我可以给你寄会动的照片,你可以跟照片里的我打招呼,跟真人没什么差别。还有,你也要上学,你不是在学计算机嘛,虽然我不是太懂,但是你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去玩计算机,到时候我回来的时候,你给我看你的编程,我给你变几个小魔法,好不好?”

“不好。信件太慢了,你的照片又不会说话。有什么能让人实时通讯的魔法吗?”

“好像有。哥哥以前讲过。我不太记得了,应该是比较难的魔法,也不能维持太长的时间。”

“魔法真没用。”

“Mark!”

Mark倔强的抿着嘴,直直的盯着他。

“你这样一点也不贴心。我们家的孩子都是要去霍格沃茨的。”

“所以你一定要去?”

“对?”

Mark面无表情。他的鼻头有一点点红,无声的看了Eduardo一会儿,突然扭头就走。

“Mark,你要去哪?”Eduardo在后面喊道。

“回家。”

2.

Eduardo Saverin是个巫师。

当你的爸爸是巫师,妈妈是巫师,两个哥哥也都是巫师的时候,你就可以非常肯定地这样说。

昨天Eduardo过完了自己的十一岁生日,今天上午他拿到了来自霍格沃茨的入学邀请函,而今天晚上他最好的朋友不理他了。

Eduardo完全不清楚事情是怎么发展的。

Eduardo知道自己的朋友是个麻瓜。事实上,在他所在的这个街区,除了Saverin一家都没有相信巫师存在的人。

Eduardo是八岁认识的Mark。那时Saverin一家刚刚搬到迈阿密,Eduardo跟着母亲拜访邻居。

Zuckerberg夫人热情的招待了他们,Eduardo吃着小酥饼坐得端端正正地看大人寒暄,不一会儿就无聊了。

他趁大人聊的正开心,偷偷溜到楼上玩。路过大概是书房的房间的时候,他看见里面挂着一副巨大的油画,是一个衣服松松垮垮的男孩抱着个篮子,头低得只能看见鼻子,颜色特别漂亮。Eduardo想要上前看看,突然听见母亲在楼下叫自己的名字。

他吓了一跳,手一抖,小酥饼啪地砸到了画上。

母亲还在叫他,Eduardo匆匆忙忙的应了一声,和那块拳头大的油印大眼瞪小眼。

母亲喊着要回家了,他急得满头大汗,眼前一下子一片金光,空气仿佛僵硬了一下,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块印子突然消失了。

Eduardo大概知道这就是所谓的魔法,他经常看到家人在私底下使用。他放下心,蹲下来捡起地上的小酥饼,刚要站起来,一回头看见一个陌生的男孩的脸。

Eduardo僵住了。

男孩稍稍往后退开了几步,看起来和Eduardo年龄相仿,穿着大上几号的宽大的卫衣和休闲短裤,一头小卷毛支棱着。他直直的、很不礼貌的盯着Eduardo,两只手插在衣袋里。

Eduardo小心翼翼的站直,祈祷着这个男孩什么也没看见。

然后他听见男孩问道。

“为什么那块污渍不见了?”

说着还指了指画。

Eduardo于是不得不顶着母亲的催促和那男孩在二楼多磨蹭了一会。他本想敷衍过去,但是还没开口,那个男孩先说话了。

“母亲刚刚下楼去开门,应该是隔壁新搬来的邻居,我从没见过你,所以你是隔壁家的孩子。我一直在门口看着你,刚才你把饼丢到画上,很大的印子,但是你拿手抚之后不见了。你怎么做到的?”

Eduardo毕竟生长在魔法世家,他知道不能让麻瓜知道魔法的事。但是1)他还小;2)他已经慌了神;3)他事实上还不会类似“一忘皆空”的魔法。所以他一五一十的说了。

最后Eduardo和Mark——他现在已经知道他是Zuckerberg家的小儿子——一起下的楼。Mark同意了不告诉任何人,而Eduardo则答应让Mark用自己家的电脑。

之后就很顺理成章了。

本来家就相邻,两家大人也乐得看到儿子有个朋友,再加上共同的小秘密,两个男孩子没多久就混熟了。

Mark为了躲避自家母亲的唠叨,成天成天的赖在Eduardo房间里,边聊天边敲键盘。Eduardo对电脑不感兴趣,抱着自己的书躺在床上。有时候呆太晚了,Mark就待在Eduardo的床上睡觉。

偶尔他们会打个游戏,或者一起挤在沙发上看电视。两个人口味不太统一,常常因为选哪一张卡带或者光碟吵起来,一激动Eduardo就把枕头往Mark身上扔,Mark则满脸空白的看着Eduardo,双手插袋,眼睛睁的大大的,眼角向下垂,看起来又无辜又委屈。

Mark赢的比较多。

Eduardo很小就知道自己十一岁要离开家去霍格沃茨上学。每一个巫师都会这么做。Eduardo仍然很期待,只是有点舍不得Mark。不过他完全没有意料到Mark会这么在意。

刚刚熟悉没多久的时候Eduardo就告诉过Mark这件事。当时Mark翻着自己的编程入门,Eduardo正在看小王子。

“喂,Mark,你说小王子的玫瑰花和小王子分开这么久,她会不会不想和小王子做朋友了。”

“有可能。”Mark头都没抬。

“Mark!”棕眼睛的男孩不满意他的敷衍,“如果我到时候去了霍格沃茨,你也会不和我做朋友吗?”

“霍格沃茨?”

Eduardo于是跟Mark解释关于送小巫师们去学校的规矩。Mark听完“嗯”了一声,继续看他的书去了。

Eduardo一直以为Mark完全不在乎这个。毕竟,怎么说呢,他那个时候那么冷淡,之后也没提过这个。

Eduardo完全不明白为什么现在Mark忽然在意起这个了。

3.

Mark拒绝出来见他,但Eduardo认识Zuckerberg夫人。乖巧的小男孩笑得像个小巧克力似的跟Zuckerberg夫人打了声招呼,Zuckerberg夫人就让他今晚睡在这了。

Eduardo径直进去到Mark的卧室,在一片黑暗中模模糊糊的看见Mark一个人裹在被子里,眼睛睁的大大的。

“Mark?”

Eduardo试着叫了他一声。

“……Wardo。”Eduardo等了好一会,Mark干巴巴的声音才从被子里传出了。

“你怎么睡这么早。”Eduardo踢掉自己的拖鞋,掀开被子钻进去。Mark立刻往里面挪了些。

“你还在生气?”

Mark没理他,Eduardo就继续说下去。“我不知道你在气什么。你还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知道的。我肯定会很想你,会每天给你写信的。而且等我毕业了,我可以跟你一起读大学。”

Mark还是不说话。Eduardo有点不高兴:“妈妈说人应该告诉自己的朋友自己在想什么。你都不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希望我去学校。我很早就告诉过你了,你不能现在告诉我我不应该去。这样……总之这样不好。”

Mark不吭声,但是Eduardo能感觉到他正看着自己。他叹了口气。

“好吧,你不理我。我明天一早就要去对角巷,然后你要下个月才能见到我了。你要记得给我回信,多写点,我不会嘲笑你的字的,虽然它们确实很丑。”

Eduardo闭上眼,打算睡觉。Mark忽然凑了过来。虽然是同龄,但Mark要比Eduardo矮上快大半个头,毛茸茸的脑袋正好蹭在Eduardo的下巴,弄得他有点痒。Mark把自己脸藏在被子里,声音一半都闷在里面。

“Wardo。”

“嗯?”

“我还是觉得你不应该走。”

“为什么?”

“你之前问过这个了。”

“对。但是你之前的回答一点也不好,我听不懂。”

Mark沉默了一会。

“不一样的。”

“什么不一样?”

“你跟我待在一块,或者去上寄宿学校——我不管它是不是魔法学院。你只能给我写信,但你不会把你生活的所有都写进去,我也不能及时给你回信。书上说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更重要的是互动,必须要有问有答,还有人际往来中的废话是建立感情的基石,你写信不会把废话写进去。我不知道你今天早上穿的什么吃的什么,出门撞到了玻璃,之类的。你会忘记我的。”

“我不会!”

“你会的。书上还说距离会导致沟通不足,更重要的是你会认识很多比我更酷的人……”

“Mark,你在哭吗?”

“没有。”

浓重的鼻音显然没有任何说服力。

满头卷毛的男孩子抬起头瞪向Eduardo,Eduardo只能看见他亮晶晶的眼睛。感觉像是欺负了什么小动物,有点可怜。他忍不住揉了一把Mark的卷毛,Mark立刻用脚踢了他一下。

“我觉得你这本书就是垃圾。我才不会忘记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永远永远最好的朋友。而且你会写代码,会击剑,会做没有糖的奶昔,你是我见过的最酷的人,没人比你更酷。你想知道的你都可以问我,什么都行,我保证在信里都写上,一条都不漏,总行吧?”

“你确定?”

“当然!”

“不要骗我。”Mark的声音里还带着一点点拖音,整个人又往这边靠了一点,腿搭在他的腿上,就像他们以前睡在一起的时候一样。

“我保证。现在睡觉,明天送我走?”

“不。我得去上学。你要记得早点回,还有每天的信。”

“我不知道能不能每天都写信……好吧,我尽量。晚安,Mark。”

“嗯。”

Eduardo翻了个身,扯了扯被子很快就要进入梦乡。

“我以后要做出个什么东西。人们就算隔得再远,也能了解到朋友每天干了什么,每一个生活的细节。”

Eduardo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模糊的说了声“加油”,没看到Mark蓝色的眼睛里闪闪发亮的光芒。

END

评论(10)

热度(16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