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个墙头反复横跳,花心又恋旧。

/MEM WHW
哈蛋哈 绿虫绿 德哈德
酒茨酒 STONY 伏哈伏
ECE 狼队狼 双豹
味音痴 天使夜
忍迹 白狄 曦澄/

/自割腿肉小文手,不撕逼爱文明/
/HE狂热爱好者,套路玩梗狗血流/

高考淡圈

【花all/卷西四兄弟】Sometimes Love Is Not Enough (1)

TSN/NYSM/BvS/废柴特工-混合同人

CP为过去式花麦/EM/花莱/花丹

全篇OOC,四部电影整合宇宙半AU,年龄操作有,卷西四兄弟设定

人物职业年龄私设见文后/

以上,踩雷请右上

-------------------------

Eduardo走到街上的时候心情不是很好。他的车就停在饭店前面不足十步远的地方,天上还下着一点点小雨,但Eduardo一走出饭店就决定步行回家,等会再打电话让助理来取车。

这很麻烦Amy,Eduardo在心里给Amy道了个歉。但原谅他吧,一个刚刚分手的人实在没精力在乎自己是否任性了。

他和Mike是和平分手——事实上还是他主动的,上帝——整个晚宴的气氛从话题开启时就变得无比尴尬。Eduardo走之前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像以往那样送一送,Mike还主动向前抱了他一下。哦对了,还有必不可少的“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吧?”以及“当然是”、“下次再来找你”。

你看,他和Mike之间实在是没什么矛盾。Mike和Eduardo都不是强势的人,出门吃饭一人请一顿,很少争论,白天Mike去便利店,Eduardo去办公室,各上各的班。一般是Eduardo先下班,他会开车去接Mike,两个人一起吃晚饭,聊天,亲吻,在随便谁的家里一起看电影,然后上床,第二天再送Mike去上班。偶尔Eduardo要加班,或是Mike替他的女同事值晚班,他们就不停地给对方发短信。Eduardo的女助理,Amy,总是说他们是“可爱的一对儿”。然后现在他们分手了。

也说不上是谁的错。Mike比Eduardo大一岁,但Eduardo一直怀疑Mike谎报了自己的年龄——毕竟,哪个24岁的成年男人会真心实意的甘心在一个小便利店里当一个小店员、在闲暇时候画几幅漫画呢?Eduardo可以在Mike把自己的漫画(那只滑稽的猴子)拿给他看的时候温和的笑起来并告诉他这很可爱,他也确实这么认为,但他永远也无法理解Mike在画这些故事的时候想着什么,这只猴子又会干些什么。他们之间隔了一整只火箭猴,而Eduardo很快意识到在可预料的时间内,这只猴子都不打算走了。

说白了,也就是那句“你是个好人,但我们不适合”。老套,但精准

Eduardo是下定了决心在今晚吃饭的时候摊牌的。他们交往了快一年,彼此之间也隐隐约约感觉到了沟壑——当Eduardo下意识的向Mike介绍报表而Mike努力装作听懂的样子,当Mike比划着告诉Eduardo接下来的漫画剧情并期待他给出建议,当他们对影视、音乐、新闻的侧重点与偏好都不一样,不得不各退一步以避免争吵的时候。而且Mike确实有些迟钝——他甚至不能离开纽约,上帝。

人生而不同,但这种不同往往是指的人的思维广度的方向,而非高度。Eduardo并不是歧视Mike或是自我感觉良好,Mike的优点罄竹难书,可他又很清醒的知道,不,这样下去不行

那不是什么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那是生活中点点滴滴柴米油盐里一点点缠绕的丝。丝线密密麻麻的铺在脚边,东断一截西断一截,已经快粉碎了也看不出来,只在讲话的时候感觉到忽如其来的尴尬与不自在。

Eduardo清楚这样勉强维持的话,最后只会感情越来越淡相看两生厌。他性子柔和爱照顾人,但实际上固执得不得了,知道拖下去更没什么好处。一般他们习惯先默不作声的把饭吃完,再多留一会聊天。Mike刀叉一放,他便自然地递上去一张餐巾纸,等Mike把嘴擦了看向他时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单刀直入:“我想……也许我们应该分手。”

Mike睁着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Eduardo,边开始玩自己的手指,Eduardo知道这是他情绪紧张的时候的小动作。

“你决定好了?”

Eduardo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也觉得我们更适合当朋友。”Mike说,声音有点紧张,语调急促。他的声音像一贯那样轻而纤细,“但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讲。我知道你也……感觉到了。我知道,当然,你不喜欢我的浪漫轻喜剧,我不喜欢你的烧脑剧情片,就跟这个差不多,对吧?”

“至少我们喜欢的都是商业片。”Eduardo安慰他。

Mike笑了一下。

之后他们扯了些别的,讨厌的天气讨厌的同事啦什么的,Mike说他们可能在进行“将来时友情的预备演习”。Eduardo不太笑得出来,不过他至少尝试了。

Eduardo看得出来Mike的情绪也不高。他们事实上没人对恋人这个身份多依依不舍,但又莫名的尴尬和难过。Eduardo安慰自己是因为在接下来的无法预知的日子里自己又要独被而眠了,至少Mike的体温是真的很温暖。

“我想我们是和平分手?”

    离开饭店之前,Eduardo用开玩笑的语调问道。Mike很肯定的点点头,然后诚实的告诉他:“但我也许会在几周或者几个月内完全不联系你。我暂时……嗯——我不知道看到你该说什么。这很尴尬。”

    Mike抱了下他——纯友谊的拥抱——接着走了。他很难得的叫了辆的士,Eduardo猜Mike那辆自从两个人确认关系就很少使用的Subaru SUV终于可以从蒙尘的车库里出来了。

 

他们分别的时候天色已经昏黄,Eduardo顶着细密的小雨漫无目的地走着,没多会天空就变成暗沉的灰蓝。回家最近的路不是这条,但随便吧,Eduardo现在基本是凭着“我想走这条路”和“那条路看着不错”的念头在绕着弯子。他甚至不能保证自己的大致方向是否正确。

这儿离Mike的便利店很远,但Eduardo知道向左可以走到。于是他向右拐,紧接着发现这儿可以通往他和Mike常去散步的公园。

Eduardo放弃了避开Mike的痕迹的打算。他感觉像喝醉了似的,但其实只是一杯不到的红酒。纽约毕竟就只有这么大。

他的右手边有一个巷子,巷子前有根电线杆。Eduardo隐约记得在确认关系的那天晚上,Mike喝醉了,他们一起散步,吹吹风醒酒。他开玩笑地抓了抓Mike半长不长的泡面头,Mike却猛地一惊,一瞬间躲到了这个电线杆后面。电线杆根本遮不住他,他却好像放松了似的,肩膀下垮,没一会把头小心翼翼的从电线杆后面伸出来,眼睛睁的大大的向上抬着看Eduardo,跟什么小动物似的,连带着身上披着的那件红格子衬衫都格外可爱。

Eduardo在电线杆边上停下脚步。他端详着电线杆,想象Mike盯着他的蓝色的眼睛,有点无机质的感觉,偏偏又显得很无辜。但总归看起来是很开心的。

他忽然就如释重负。

Eduardo告诉自己应该回家去了。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而他突然急切的渴望着家里柔软的沙发和温暖的毛毯。

 

“哐!”

有什么金属制的东西掉到了地上,紧接着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布料摩擦声。Eduardo隐约还听见人的一声抽气。他回过头,意识到声音是从巷子里传来的。

雨下的虽然不大却很密,把空间与声音都阻隔成一个个小块。Eduardo向巷子里望去,只看见一片漆黑中朦朦胧胧的垃圾桶的影子。也许是垃圾桶盖被猫弄掉了,Eduardo想,但他还是慢慢的走进了巷子。

垃圾桶前横七竖八的堆着些没人要的杂物,破椅子、布偶、木板之类的东西。垃圾桶盖掉在了离垃圾桶半步远的前方,看来刚刚那声响动确实是它发出来的。此时Eduardo周身什么声音也没有,寂静的可怕。

Eduardo小心的绕过地上的盖子,又往前走了几步。他低下头扫视,冷不丁对上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Eduardo猛地向后退了半步。他镇定下来,那双在黑暗中看不清颜色的眼睛还在盯着他。那是个看起来很瘦弱的人,看着年龄挺小,屈着膝盖躲在垃圾桶后面,一双眼睛警惕的睁的大大的。不知道为什么,Eduardo想到Mike的眼睛。

紧接着Eduardo注意到他的腿不自然的向后撇着。

Eduardo清楚自己可以现在走出去,装作什么也没发生。感谢好莱坞,他的脑子里都是那些为了救主角而牺牲的人的样子。可这又不是电影,他总不会运气这么好,随便看到的流浪汉就是什么逃犯或者黑道家族的没落继承人,对吧?何况,这也不能算流浪汉,最多是个流浪儿。

Eduardo半蹲下来,和蜷缩在垃圾桶旁的人平视。他不太确定怎么说比较好,最后吐出一句。

“雨要下大了。”

流浪汉沉默的盯着他。

“你的腿是不是受伤了。”

流浪汉点点头,双眼明亮。

Eduardo还打算说点什么,那个流浪汉开口了,是少年的音色。

“你打算帮我?”

“如果你同意?”

“我当然同意。我为什么不同意。”

少年闭了闭眼,低低的笑起来。

“拜托了。”

他轻快的说,干脆利落的昏迷了过去。

Eduardo在巷子里来回走了几步,最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脱下自己的风衣裹住地上的少年,一把打横抱起,走出了巷子。

Eduardo拦了辆的士,抱着小流浪汉进了后座。的士里的灯光也不怎么明亮,但已经足以Eduardo看清他的脸。虽然被灰尘和泥水糊的脏兮兮的,还有不少的伤痕,Eduardo还是震惊的发现那张脸是多么的熟悉。

这算什么事。他刚刚和Mike分手,又捡回了一个和Mike长相一模一样的孩子。最好别真的是Mike的什么亲戚。

Eduardo皱了皱眉,开始检查他的伤势。看起来十四五岁的男孩子,四肢纤细,说不上瘦的可怕,但比起应有的体格要瘦小一些,已经入秋的天气只穿着短袖的白衬衣和到半膝的的学生裤,已经是脏兮兮的了。他的脸、手、脖子和腿上都有明显的淤青,领口露出的背部皮肤有一道紫红的鞭痕,开裂的红疤也是密密麻麻的布在裸露在衣服外的皮肤上。最严重的是左腿,像是骨折了,膝盖有一道裂口,小腿软软的耷拉在身侧。他的身上还沾有不少干涸的血。

Eduardo用纸沾了点雨水大致擦了擦他脸上的泥灰,然后叫司机快些到医院。

TBC

-------------------------

Eduardo 23 金融分析师/投资顾问

Mike 24 便利店店员 

Daniel 21 耶鲁大三学生 

Mark 19 哈佛大二学生 

lex 16 LuthorCrop继承人 

故事时间线为2003年下旬。

------------------------

其实没别的,我就是想苏苏花朵×然后疯狂的想吃花all的粮,有投喂嘛!

之后花麦就走友情向了,我还蛮喜欢菲比姑娘的,所以从第二章开始就不打花麦tag了。

#今天的我也很想搞事呢/微笑.jpg#

求轻喷/。

文名来自打雷姐的歌的歌词,正好在听就随便取了×

最后加菲生快!

评论(9)

热度(5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