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个墙头反复横跳,花心又恋旧。

/MEM WHW
哈蛋哈 绿虫绿 德哈德
酒茨酒 STONY 伏哈伏
ECE 狼队狼 双豹
味音痴 天使夜
忍迹 白狄 曦澄/

/自割腿肉小文手,不撕逼爱文明/
/HE狂热爱好者,套路玩梗狗血流/

高考淡圈

【知乎体/麻将组】你所身处的一段最“贵圈真乱”的关系是怎样的?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最后一次发,我发誓,打死lofter

结局MEM,过去式绿虫绿,踩雷点叉

TSN+NYSM2+杀/死汝爱+TASM2混同,四部电影情节有一定修改。

麻将组科普:
加菲和戴涵涵合作过超凡蜘蛛侠2,戴涵涵和蛋妞合作过杀/死汝爱,蛋妞和卷西合作过惊天魔盗团2,卷西和加菲合作过社交网络,首尾相扣的圈,四个人正好一桌麻将。
顺便一提,四个人的身高,蛋妞165,卷西171,涵涵177,加菲183,一个完美的等差数列hhhhh

——————
匿名用户

没人邀。

但我看到这道题就想答。

本人男,爱好男,颜值与本题无关就不答了。我知道你们都觉得一般处于贵乱关系的都是私/生活混乱的那种,但答主真心是个正经人啊,你们见过什么叫被·贵·乱嘛?!说的就是我。

事情是这样的,虽然答主很小就知道自己的性/取/向了,但是家里管的比较严,然后算是比较富裕的家庭眼界也比较高,私/生活干净的像水一样,还是高档酒会特供的那种贼贵的矿泉水,直到上了高中才真正意义上谈过一次恋爱。

那是个跟我同班的男孩子,颜值少说也有9吧,是那种特别精致的长相,比女人还漂亮,每天在家头发都要佣人吹。我家跟他家有商业合作,两家大人比较熟,可以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了。小时候呢还什么都不懂,大点就觉得他真是贼好看,铂金发色少爷气质,倒也没什么太多想法。我高中属于书呆子那种,他呢脾气特别差,女人缘又太好,私立高中你懂的,我们在班上被排挤简直不能再正常。当时天天一起上学放学,吃饭写作业什么的,晚上留对方家里也纯/洁的不得了,盖着被窝纯聊天。

然后就后来,说真的我现在想起来怀疑他在撩/我,那时候不觉得。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特别黏我,勾肩搭背摸/摸抱/抱,还时不时舔嘴唇。我就问他是不是最近天气太干燥要不要等会放学去买个唇膏,他就特生无可恋的看着我。之后有一次在他家,他洗澡我在外面等着的时候,突然就福至心灵,好像明白了他怎么这么反常,暗示了一下(或者说是明示?),当晚他就告白了,我们就在一起了。

在这里我必须再强调一下我是个正经人,我们在一起以后除了更多的搂/搂抱/抱以外最大的进展就是对着嘴亲一口,其他的什么也没有,就纯洁的校园恋爱,也不敢让别人知道,别说NC-17,连R都没有,最多一个PG-13。

你们知道的,校园恋情就跟办公室恋情差不多,一般走不到后面,反正高中没读完他就被他爸送到外国去了,后来我就没见过他,我的初恋就不了了之了。

高中毕业以后我考上了一所知名常青藤大学,然后在这里认识了我的第二任也就是最后一任男友。

是的我只谈过两次恋爱我说了我是个正经人,贼慎重的那种。

第二任男友……我们可以叫他M,当然我取这个代号并没有什么特指某方面的意思,只是因为这是他的首字母而已。方便区分给之前说的那个初恋也弄个代号,就叫他H吧(同样并没有任何意有所指,不存在的)。

M是个和H完全不一样的人。M的颜我觉得能打8吧,虽然身边的人都坚称我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但是我觉得不是,只是他太邋遢了不怎么打扮自己。跟H每天花一个小时挑衣服选搭配不同,M一年四季一模一样连帽衫运动裤夹板拖鞋,包括冬天。我怀疑他从来不洗衣服,熟悉了以后才发现他为了省掉选衣服的时间来做更重要的事买了几十套一模一样的。M是个标准的Geek,比我高中还过分的那种,靠着外卖披萨和激浪就能在屋子里编程超过24小时,睡四个小时醒来继续敲电脑又是活蹦乱跳精神百倍,我们全宿舍都怀疑他是机器人。

说到宿舍,还有一点,其实我跟他不是一个宿舍的,我有单人间。我跟他认识在一个大学犹太人联谊会上,他顶着一头特别可爱的小卷毛缩在太大的Gap衫里,一手拿着酒一手夹着电脑,面无表情的靠在一个角落里,看起来跟没人要的流浪猫似的。我就上去搭话了。当时也没什么别的想法,就是觉得他特别聪明,语速快,思维敏捷,要很费劲才能跟上。我们是一边聊一边喝点酒的,结果他越说越high,忘了自己酒量不好,醉了以后我就给送回去了。

认识了以后就好办了呗,我当时坚信他是个天才,出于不知名的动力想勾搭一下,天天往他那跑,基本上成了他们那个四人寝的编外人员,时不时给他带点吃的喝的提醒他去睡觉什么的。他老是迟到,我老在门外等,有次冬天冻感冒了,M就给了我门卡。我们大学门卡是不重发的,不知道他怎么搞来的。

大学生不是很流行创业吗,他弄了个网站,我出钱他出力,三七分成。做网站期间他每天蹲在寝室敲键盘哒哒哒,我就躺在他床/上边看书边听他哒哒哒,一有什么idea他就立刻说给我听,我半懂不懂的不知道为什么跟他一样贼激动,满眼都是未来,两个人共处一室还一身肾上腺激素,回过神来亲都亲上了。大学生嘛,成年人,确认关系以后该做的都做了,也算是真的正经八百的交往吧。

再后来就涉及到一场理念不和的争吵,一个他觉得很帅气的智/障,一场雨,一次伏击还有诉讼官司庭外和解什么的,我不想多说,反正就是我们都做了蠢事他把我从公司踢了出去我告了他拿了他巨额的赔偿然后一拍两散的故事。非常常见那种,硅谷创业人一抓一大把。

所以说不要跟你的朋友做生意,不要跟你的合作伙伴交朋友,这是真理。

我才发现我唧唧歪歪了这么多还没进入正题。总之,这是多年前的事了,我其实也没多介怀,想开了也就是两个幼稚的年轻人。有次酒会我们见了面寒暄了两句,M非拉着我去吃饭,我们就恢复了联系。再说H,我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得到了他的消息,但是当时我还在打官司,他也很忙,就只简单交换了一下联络方式。我拿着钱离开美国以后他突然跑到我现在呆的国家来找我,然后我才知道他之前不见人影是因为一种很严重的家族遗传病,他爷爷那一辈就开始研究,到他才有了治愈的方法,痊愈了才来找的我。

我其实有点犹豫要怎么跟他相处,毕竟我们曾经有过一段,不是我自大,但我有点怕他想跟我再续前缘,因为之前的事我短时间内完全不想再谈恋爱了。他估计是看出来了,主动跟我说他现在有一个男朋友,大学认识的。大学的时候H以为自己的病没救了,自暴自弃过一段时间,差点还杀了一个迷恋他的老男人,如果不是认识了现任男朋友还不一定是什么样。这个男朋友,我们可以叫他W。W也是个富二代,大学的时候跟家里对着干,写诗抽大/麻什么的,毕业以后还是被拎回纽约继承家业了。H这次是过来旅游的,他说要是我去纽约,他就把男朋友约出来一起见一面。然后就回去了。

我是真心实意的替H高兴的,但是心里还是有点难受,可能是在哀悼自己逝去的白月光。正巧,几周以后蚊子血发来了短信说要我去开股东大会,地点就在纽约。我就通知了H,约了一餐晚饭。

说起蚊子血,不,M,其实我觉得他可能在追求我。反正我到纽约以后,我去哪他都跟着,赶也赶不走,我只好带着他去赴了和H的晚餐。

然后尴尬的就来了。

W当时去上厕所了,我跟M坐一边,H坐我对面。我说H,这是M,H说跟你打官司那个?我说对对对。然后我又指着H说M,这是H,我以前跟你说过的,我高中最好的朋友。然后H盯着M看了好久,笑的贼瘆人,说,不你说的太简略了,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H,E(也就是答主)的初恋兼前男友。

M当时脸整个就沉了,我还没来得及说话,M就面无表情的说,那我也补充一下,我是E大学乃至现在最好的朋友兼现任男友。我都顾不上H的搞事了,说我什么时候跟你又复合了,他说迟早的,我说你承认你在追我?他说不然呢。我被噎了一下,说不可能的,而且我们自那场官司以后就不是最好的朋友了。

H就在对面笑。我就瞪他。说真的,为什么我一开始不直接介绍说这是我前男友这是我前前男友,心里没点/逼/数吗?看破不说破,懂不懂?

但这还不是高/潮。然后,高/潮来了。这个时候W上完厕所回来了。他一出现我感觉M整个人都僵了,W落座在H旁边,一抬头看见M的时候也愣了。

M说怎么是你,然后W说你怎么在这我们不是说好只是一/夜/情。说真的,我觉得那时候要是M手上有一把枪,W这个时候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我跟H也跟个冻死的鸡一样僵在那里,M第一时间紧张的抬头看我,我努力维系空白脸正要说话,H突然恍然大悟说噢你就是前阵子W的出轨对象。

W语调特别浮夸的跟H说我们不是说好了那个时候只是喝多了真的不是出轨。H说是吗,还挑了挑眉,但以我对他从小的了解他其实并不生气只想搞事。

而我,这个时候只想掏出手机发帖,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正在追求我的前男友是我有暧/昧关系的青梅竹马的现任男友的出轨对象,怎么办,急在线等”。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这个时候就证明了机器人的CPU比我们都好使。M坐正了一点,特别认真的跟我说,我可以解释。解释个大头鬼,你大学一个妹子都泡不到,转眼就能让长的盘正条顺(W我感觉颜值也能有8吧,就是矮了点)的某某企业接班人跟你一/夜/情,你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一个在加州一个在纽约,当说着玩的呢。我本来想说的,但是我接收到了H的眼神,所以我没说话,示意他解释。

M就开始解释。在大学的时候我们寝的人就都知道,M的爱好,除了编程和击剑,还是个魔术发烧友,编程累了的时候会对着镜子切花牌。创业成功以后,他也有注意几个不错的魔术师,跟他私交最好的是一个叫骑士的魔术团体(对就是那个你们想的那个)。他们好像被谁胁迫要偷一个芯片,寻求一下M的帮助调查一下这个芯片在哪里又是干什么用的。

M当时被他的外交官强制要求休假了,闲的慌,据他所说又不敢来找我,查到芯片位置以后干脆亲自到那个地方帮骑士们。骑士给他的活也不难,芯片在地下,上面在办酒会,M就在酒会吸引胁迫他们的人的注意力好让骑士们能做点小动作。

那个胁迫他们的人就是W的爹,派W过来盯着他们。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M的酒量不好,巧的是W酒量也不咋地。之后就那样了。

反正那次晚餐气氛特别尴尬,M全程都在盯着我,H一直看好戏脸,W跟着H看好戏,我只想赶紧吃完走人。

要我说,陷入贵/乱的关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的话,就是你恨不得先把害你惹火上身的人掐死,再把惹火上身的自己掐死。叫你当年心软,叫你当年觉得他可爱。

————————×月×日补充答案——————

看了下评论区,很多好奇我和M还有H和W现在怎么样了的。

H和W很好,H和W都不是什么特别有节操的人,一次醉/酒play小意思,情比金坚,不劳费心。

至于我和M嘛,他还在追我。追到没嘛,当然是没有的。倒不是因为W,主要还是当年的事,我不要面子的啊,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跟他复合。

还有不要问我颜值几分了,爆照不可能的,倒是阿玛尼以前想让我走秀,我更喜欢普拉达就拒绝了。

————————×月×日二次补充————

是是是,我们在一起了,满意了?

————————

MarkZuckerberg,鲑鱼难道不是很棒吗,脸不方人不矮,小绿魔不绿,读心者,太好了我终于可以死而复生了,公关不是什么好工作,不是蜘蛛侠的那个帕克……等 31.5 K人赞同了此回答

热门评论

MarkZuckberg
可是你喜欢我。

40 K人赞同了此评论
展开列表

匿名用户(回答者)
你怎么用这个号?!!!

电脑是一种脆弱的物种需要保护
那这样呢

匿名用户(回答者)
我是说让你把上一条删了!

公关不是什么好工作
Mark,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这是个公开平台。我要辞职,就现在。

查看更多
收起列表

一条欧美狗
颜八颜九不爆照?阿玛尼他走秀?

12 K人赞同了此评论
展开列表


我更好奇答主的长相。

废莫
楼上+1,求爆照

羽羽
楼上上+10086

查看更多

收起列表

天气真好
说真的这个故事有点耳熟……有人看过社交网络吗

天启
看到本命魔术团骑士来刷一发!超级帅!

加载更多评论
——————————
FIN

文章的设定中,戴涵涵前期参考没成为小绿魔的哈利,后期参考杀死汝爱里的病娇美少年属性。
加菲以花朵设定为主,高中时期混合部分小蜘蛛属性。
蛋妞设定为惊天魔盗团2里的沃尔特和杀/死汝爱的文青混合,又软又蛇经病。
卷西设定就是马总。

说真的,吃我麻将组安利嘛!

以及谁知道蛋妞和卷西,以及蛋妞和涵涵的cp怎么打tag

评论(7)

热度(23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