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个墙头反复横跳,花心又恋旧。

/MEM WHW
哈蛋哈 绿虫绿 德哈德
酒茨酒 STONY 伏哈伏
ECE 狼队狼 双豹
味音痴 天使夜
忍迹 白狄 曦澄/

/自割腿肉小文手,不撕逼爱文明/
/HE狂热爱好者,套路玩梗狗血流/

高考淡圈

ME/片段

爱德华多有时会说些没有人听得懂的语言。
事实上他很喜欢这样做,尤其是在马克面前,简直是乐此不疲了。也许他就是喜欢看马克难得的有些困惑的样子。
葡萄牙语,显而易见。
马克不想让他得逞,所以他计划去学它。那会使葡萄牙语成为他和华多之间的某种暗号。
但马克太忙了,他要不停的编程,维护服务器,解决资金问题,面试实习生。很快他忘记了这件事,连着远在纽约的爱德华多软糯的巴西口音一起。
————
华多后退几步,抿着唇,巧克力似的甜蜜的大眼睛雾蒙蒙的垂了下来。马克被他摔坏的电脑还躺在地上,他看起来却像是马克刚刚把他的心摔碎了。他凝视着马克,在两个保安的陪伴下向外走去,又突然停下来,转过身。
“马克,”爱德华多用大拇指擦过自己的唇边,“——”
马克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他觉得那几个音节听起来很像在无数个编程的日夜里,华多眼角含笑的不断重复着的那些话,熟悉的葡萄牙语。
他从未听懂过。

评论(2)

热度(32)

© | Powered by LOFTER